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情到浓时一声叹息
情到浓时一声叹息

情到浓时一声叹息



早春的北方,乍暖还寒,一户普通的家庭早早的亮起了灯,妻子柳絮忙着做早点,丈夫李长江边拖地边叫七岁的儿子起床。
  很快一家人围坐一起享受妻子精心做的早点,柳絮边吃边嘱咐丈夫:“送完儿子你别忘了把我给爸妈买的衣服送去,随便买点风湿膏,爸膝盖又痛了。”
  李长江答应了一声,感激的看了妻子一眼,心里非常甜蜜。
  现在的社会,对公公婆婆如此孝顺的媳妇太少了,李长江是幸运的,也是让人羡慕的。结婚十年了,两口子几乎没红过脸,所以李长江在外面忙活自己的小生意,从不担心家里,也不怎么过问家里的事。
  吃完早点,柳絮给儿子穿好衣服,亲了儿子稚嫩的小脸一口:“儿子听老师话。拜拜!”
  “妈妈拜拜,晚上做好吃的。”
  说完欢快的和爸爸走出房门。
  目送父子离开,柳絮关好门,收拾好碗筷。离上班时间还早,柳絮走进卫生间脱下衣服打开淋浴,简单的冲洗了一下,对着镜子边擦拭边欣赏自己的裸体。
  镜中的女人白皙清纯,虽然三十五了,还是那么年轻漂亮,饱满的乳房、纤细的腰身、浑圆的屁股,双腿间浓郁的阴毛非常显眼。看着镜中的自己,柳絮不觉轻叹了一声,慢慢地穿好衣服,又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,摇了摇头,迈步走出家门。
  柳絮的单位是市轻工业局下属的一个物资公司,单位不大,一共十五个人,经理是六十岁的老经理,忠厚老实,踏实实干,也正是因此,从柳絮报到时起,他就是这的经理,以前的同事不是处长就是局长了,他自己倒是从不争权夺利,这不马上就退休了。柳絮是仓库保管员,是半忙半闲的工作,公司八个仓库,每人负责一个,就柳絮年轻,其余都四十多数的大姐,大家关系处得很融洽。
  整个公司最忙的是王军,性格开朗热情,妻子在十多年前就病故了,自己拉扯女儿,女儿今年大三了,军哥还是一个人过。他虽然四十五了,却像小伙子一样干劲十足,没具体职务,哪有事都需要他,都离不开他,公司所有业务他都熟悉,大家都习惯的尊称他军哥。
  军哥也是柳絮和李长江的介绍人,所以柳絮更加尊重军哥,军哥也对柳絮格外关照。这不,刚上班,军哥军哥的叫声不绝于耳,好在军哥已经习惯了,都安排得井井有条。
  下午柳絮在仓库盘点,春寒的原因,柳絮打了几个冷战,感觉不舒服,回到办公室坐下拿起水杯喝了几口,还是感觉冷。军哥回来看到柳絮脸色不好,关心的问:“怎么了,小柳,脸色不好啊,感冒了吧?不行到医院看看,别严重了,手头的事交给我,和经理说一声走吧!”
  军哥的关心让柳絮感到很温暖:“那好吧,麻烦军哥了。”
  和经理打好招呼,柳絮没去医院直接回家了。
  回到家,找了点感冒药吃了,休息了一会感觉好点了,看了看时间,差不多丈夫和儿子快回来了,又开始准备晚饭了。饭也做好了,李长江也接完儿子回到家,儿子扑进妈妈怀里撒娇,柳絮爱怜的抚摸儿子的头:“乖儿子,快去洗手吃饭了。”
  吃完饭,柳絮感到有点疲惫,就对丈夫说:“长江,我有点不舒服,你收拾吧,收拾完后陪儿子写作业,我先休息了。”
  李长江:“哦,怎么了,是不是病了?”
  柳絮:“没事,就是有点难受,吃过药了,休息一会就好了。”
  说完柳絮进屋躺在床上慢慢睡了。
 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,柳絮感动浑身乏力,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丈夫,突然有种怨气,捅了李长江一下:“起来,你做饭去,我不舒服。”
  李长江迷迷糊糊的答应着:“知道了,这就起。”
  尽管不耐烦,李长江还起床做饭叫孩子,柳絮勉强起来吃了一口,看即将送孩子的丈夫快出门了,说:“长江,一会你回来接我去医院吧!”
  李长江为难的说:“今天八点约好客户了,要不你叫军哥带你去吧!”
  柳絮火了:“什么事都麻烦军哥,这还是你的家吗?我还是你老婆吗?”
  李长江楞住了,柳絮从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,让他不知所措。
  看着丈夫尴尬的站在那,还有儿子惊恐的目光,柳絮的语气缓了下来:“行了,你去吧,一会我自己去。”
  李长江走后,柳絮呆坐了一会,还是拿起电话拨通了军哥:“喂,军哥吗?打扰你了吧?麻烦你帮我和经理请假,我怕经理没起床。我去医院。”
  军哥:“怎么小柳,没好吗?小李陪你去吗?”
  柳絮:“啊,他今天有事,我自己去就行了。”
  说完,柳絮有点后悔了。那边军哥马上生气的说:“这个小李,怎么回事,老婆病了都不在家里陪着,等我好好说说他。这样吧,你在家等我,我接你去。”
  柳絮刚想说不用了,对方已经挂断电话了。
  柳絮无奈,知道军哥的性格,赶紧简单洗漱了一下,换了件衣服。刚换好,军哥就敲门了,打开们,柳絮有点抱歉的说:“真不好意思,又麻烦军哥了。”
  军哥爽朗的笑了:“和我还用客气吗?快走吧,现在挂号人多,早点去。再穿件衣服,外面冷,有风。”
  柳絮心里感到很温暖,又穿了件衣服和军哥坐车来到医院。尽管来得早,排队的还真不少,军哥让柳絮坐在候诊去,帮着去排队,拿到号又和柳絮一起看医生,医生告诉柳絮是着凉感冒了,输点液就没事了。输上液后,柳絮让军哥回去上班,军哥没说什么转身离去。
  过了会,军哥又提着一袋水果回来了:“小柳,感冒嘴没味,吃点水果。”
  柳絮眼泪差点没掉下来,自己老公要是这么关心自己多好啊!
  “谢谢军哥,你不上班行吗?”
  军哥:“没事,我和经理说完了。”
  就这样军哥陪着柳絮输完液,感觉好多了。军哥把柳絮送到家,已经十二点了,军哥关切的说:“小柳你先休息一会,我给你做碗面。”
  柳絮赶紧说:“不麻烦了,军哥也饿了,还是我做吧,你也一起吃点。”
  军哥:“又客气了,我的手艺你是知道的,别争了。”
  说完就下厨忙活。
  今天的面条对柳絮来讲,是那么香,那么可口,心情也格外轻松。结婚以来一直是自己伺候丈夫和儿子,今天被军哥伺候,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,看着军哥麻利地收拾碗筷,风趣的和自己说着生活琐事,健硕的身影在眼前晃动,柳絮突然有某种冲动,双腿不自觉的夹紧。
  柳絮被这种冲动吓了一跳,加之刚吃过热面,额头和鼻尖沁出细微的汗珠。
  细心的军哥发现后,把毛巾用温水洗了洗,递到柳絮面前,温柔的说:“小柳擦擦吧,感冒出点汗就好了。”
  柳絮一时忘了接,傻傻的没有反应,军哥犹豫了一下,轻轻的为柳絮擦拭脸上的汗水。
  中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,洒落柳絮的脸庞,映衬出柳絮白皙粉嫩的皮肤,光彩照人。军哥从没这么近距离看过柳絮,不仅被这桃花般的面容深深的吸引了,痴痴的看着柳絮,忘记了擦拭。柳絮也被军哥痴痴的目光吸引了,时间好像凝固了,一股无形的引力把两个人的距离拉近,火热的唇紧紧地吸在一起。

  柳絮紧闭双眼,感受着军哥的吻,两人的舌头相互搅拌相互吮吸,不断探寻对方口腔。军哥紧紧拥抱着柳絮,有力的大手在柳絮浑圆的屁股上揉捏,让柳絮的娇躯一阵阵绷紧、放松再绷紧。她闻到了军哥身上特有的男人雄性味道,思想是混乱的,没想过拒绝,没想过丈夫,只有索取,从未有过的空虚感让柳絮好想被填满,她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被军哥脱光衣服抱进卧室的。
  当军哥火热的肉棒抵住她双腿间的时候,柳絮不自觉的张开双腿,随着两人不约而同的一声低吟,柳絮感到军哥火热的鸡巴深深的进入自己体内,好充实,好热,热得好像要把自己融化了一样。激烈的快感从身体的结合部随着军哥每次的深入,迅速扩散到全身每一个细胞。
  军哥的眼神充满野兽的光芒,只有深入再深入才能释放自己积压十多年的激情,一切都集中在胯下的鸡巴上,深入缓解,抽出再聚集,也只有不停地用力抽插才能感觉自己的存在。
  肉体“啪啪”的撞击声、性器交合的“咕叽”声,军哥低沉的喘息声就像美妙的交响乐,让柳絮如此陶醉,忘我的投入其中,高潮不觉间像潮水一样汹涌而来,把柳絮抛入云端。军哥的鸡巴在柳絮阴道有力的吮吸下,像火山喷发一样,聚集十多年的能量喷射进柳絮深处。
  短暂的喘息过后,随着军哥变软的鸡巴退出柳絮的身体,理智的复苏让两个人都吸了口凉气。军哥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退缩在床脚,看着柳絮,惊恐的不知说什么,只是本能是念叨着:“小柳,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  柳絮一直没有睁眼,也不敢看军哥,只是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对军哥说:“军哥,你走吧,今天什么都没发生过,快走吧!”
  军哥慌乱的穿好衣服,麻木地离去,心里不停地想着:“完了,完了,真他妈混蛋,干了什么啊?自己还怎么见人啊?还怎么面对长江啊?怎么面对柳絮啊?如果让女儿知道了,如何是好啊?嘿!”
  屋里的柳絮呆呆的望着天花板,一股凉意让她发觉自己还赤身裸体,拽过被子盖在身上。发生的一切好像在梦中,太不可思议了,要是让丈夫知道了会怎么样?这个家还会存在吗?自己多年的贞操就在刚才没了。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。
  平静的生活就这样被打破了吗?丈夫每天忙忙碌碌的为家奔波,从不沾花惹草,真的好对不起丈夫。可为什么刚才自己没拒绝呢?而且还主动迎合,这是怎么了?那种感觉、那种激情,和丈夫是没有过的。手不觉伸到腿间,黏黏的、湿湿的,这是刚才军哥和自己留下的,一种异样的感觉和一种异样的语言从心底发出:“天啊!我让军哥肏了!”
  “真不要脸,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么难以启齿的字?”
  柳絮感到莫名的恐惧,可那种感觉又怎么也挥之不去。手机铃声打断了柳絮的思绪,号码是丈夫的,想接又不敢,不接又不能,柳絮怀着矛盾的心理接通电话,电话传来丈夫熟悉的声音:“柳絮,你感冒好了没有?一会我接完孩子买菜,等我回家做哈。”
  柳絮答应了几声就挂断电话。
  放下电话后马上一惊,翻身起来,床上一片水渍,赶紧抓起床单,跑进卫生间把床单塞进洗衣机里,心“砰砰”的跳动,好险,居然忘记时间不早了。低头看到下体军哥的精液混合着淫液顺着阴道流到腿上,赶紧擦拭,可还有精液从阴道涌出。呀,咋这么多?情不自禁地用手沾了点闻了闻,一股腥味夹杂着少许骚味,是雄性的味道。呸,自己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贱这么龌龊了?赶紧用水冲洗,不敢留下任何痕迹。
  清理完毕穿好衣服,刚坐下不一会,李长江和儿子就回来了,看着丈夫和欢快的儿子,柳絮的笑显得有点不自然,好在李长江没察觉什么。一切还和往常一样,吃饭、刷碗、辅导孩子做作业,表面的平静无法掩饰柳絮内心的波动。
  孩子睡着后,柳絮回到卧室,丈夫已经睡了,换好睡衣,关灯上床依偎在丈夫身边,思绪怎么也无法平静。
  自从五年前丈夫辞职自己经营五金电料店后,在丈夫的精心打理下,日子比以前好多了,可丈夫每天都很疲惫,少了刚结婚时的激情,尤其性爱,从每周几次到现在一个月一两次,不是不和谐,就是总感觉缺了点什么。
  今天军哥给自己的,正是自己想要的,是被有力地占有,是被雄性的征服,军哥的野蛮粗鲁和丈夫的温柔体贴,形成强烈的对比。分不清到底需要哪个,和丈夫的性爱就像平静的小河,婉转流淌;军哥就像宽阔的大海,波涛汹涌,是完全不同的感觉。
  心里觉得太对不起丈夫了,毕竟自己已经出轨了,自己要对丈夫更温柔更体贴。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,在梦里,两个男人不断在眼前晃动,一会是丈夫,一会是军哥,慢慢地军哥取代了丈夫,大手在身上抚摸,爱抚每一个敏感的地方,让柳絮想情欲高涨。
  军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小柳,让军哥好好爱你吧!看,你已经湿了,你需要军哥爱你。”
  柳絮喘息着说:“不要,军哥不要爱我,我不需要你爱我……不,不,我要……”
  军哥的声音又响起:“你还是想要,要军哥的爱。”
  一个声音从柳絮的心底发出:“我不要军哥的爱,我要军哥肏我,要军哥的鸡巴肏我的骚屄……”
  军哥压向柳絮,鸡巴抵在阴道口跳动,让柳絮兴奋得颤抖:“啊……军哥又要肏我了!给我……”
  “啊!”
  的一声,柳絮惊醒了,手正按在阴蒂上。还好,身边的丈夫只是动了动,没有醒来。柳絮不禁自问:“这是怎么了?唉!”
  一声叹息............